踽踽独行/戒糖

谢谢你能喜欢我。

【叶all】闻到了吗

【叶all】闻到了吗

◇突然有了脑洞于是掀开棺材板复活

◇我爱叶修

荣耀联盟里有不少未解之谜。比如韩文清大大神奇的钱包脸效应,比如偶尔出现在现退役选手张佳乐周围的小花花,再比如蓝雨队长不时露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在这些未解之谜里暗搓搓地被某些人列为第一的是联盟斗神的体香问题。

——据与叶秋关系较好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黄姓人士所言:哎呀呀跟你们讲老叶身上真的有味道每年好像五月底的时候最浓,那次我去见他的时候感觉空气里都是他身上的酒香,又香又勾人……哎呀呀就是你们懂的,草,他还一脸无辜地冲我笑,老子生理反应都出来了,要不是知道他不能喝酒我……

好的就这样,辛苦您了剑圣大大。

总之多方了解后组织得出以下结论:

1、叶神身上的强烈的气味类似酒香,香醇动人,对于一些对叶神有不当想法的人有其他类似催情的效果[检验效果良好:)]

2、该气味五六月份最为浓烈

3、某些与叶神关系冷淡的人并不能闻到这种味道,例如嘉世副队长刘皓同学。

4、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叶神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能让他知道。

周泽楷这么迷迷糊糊想的时候他正窝在叶修的那个几平米的储物室小床上,周身到处都围绕着叶修的气味——浓烈却不熏人的酒香一点点蚕食他的理智,就像那个人一样,温柔坚定,让他忍不住在床上慢慢地磨蹭身体。

啊啊……前、前辈……唔。嗯!……

前、前辈、再抱抱……呃我……

总之叶修打完副本回到储物室时,被子里的人已经把自己裹得像个蚕蛹了,头部隐约露出几根呆毛。

叶修哭笑不得地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

这可是联盟未来几年的脸面兼摇钱树,万一折他着了他可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前几天叶修从嘉世解约直接到了兴欣网吧,然后某次他叫了黄少天帮忙打了个副本,接着就不断有人来看他。最先的是笑容温和的蓝雨队长喻文州,然后是一进门眉头就能夹死苍蝇的老韩,还有一脸稳重、非要睡他被窝的王杰希。这次就是他一直觉得挺乖的后辈周泽楷。

到底是职业选手,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网吧,几人都是在半夜到的,聊了没两句叶修看他们精神有点恍惚不在状态就把人安排在自己那个小储物室里睡去了,第二天赶着换早班的时间走,几次下来也都挺正常的。

——不过今天好像不太正常。

被叶修挖出来的联盟男神满脸通红,眼睛模糊又湿润,满脸茫然地看着叶修时微微张开嘴,唇瓣晶莹,隐约露出里面嫩白色的小牙齿。

叶修觉得要完。周泽楷这样子明显是被他的信息素入侵了。

他把人捞出来喂了点水,把他脑袋搁自己腿上,拍拍对方通红的脸颊,小声地叫,“小周?醒醒啊,感觉怎么样?撑得住吗?”

周泽楷模模糊糊地蹭到叶修大腿根,抱住他的腰,唇齿含糊,“呜……前辈……不要了、太大……唔”

叶修笑着捏捏他的脸,看着对方的眼睛终于从模糊变到清醒,忍不住带着笑意逗他,“怎么了?梦见什么了?”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叶修过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面色爆红,呆毛受了刺激一样直直立着,声音细小,“前辈请我……吃东西……”

“吃什么啊?”叶修随口问,顺带撸了两下周泽楷半长的头发。

“吃、吃香肠……唔、牛……奶……”职业赛场上无往不利的枪王几乎要被欺负地哭出来。

现在这个笑着摸他头的人似乎与梦里的那个人重叠起来,一样的让他心动、一样的喜欢欺负他。酒香浓烈地几乎让他醉过去。

“诶诶,小周,别睡啊,你有点发烧啊,来陪我聊聊天啊。”叶修看着人没说两句又开始眼神迷糊身体发软赶紧又拍拍他的脸。

“……嗯……”周泽楷努力睁开眼蹭蹭叶修的腿,就听见叶修突然开口问,“小周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呃……应该是类似酒的那种味道。”

周泽楷一下清醒了,张嘴就来:“没有!”

他小心地打量叶修的神色,看着对方似乎松了口气,完全信了。

叶修是真的松了口气。

然后就是有点小纠结。

他觉得这边人的身体结构真是神奇,明明受他易感期影响这么大,偏偏还闻不到信息素。

叶修穿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刚刚十岁。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夜里抱着叶秋睡觉的时候突然发现闻不到对方身上的草木香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

他可能和平行世界的自己互穿了。

尼玛这边的性别设定没有ABO啊。

叶修,男性Alpha,十岁,弄清世界观后,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不过说是如此,好像除了偶尔的易感期对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该睡睡,该玩玩。他也问过叶秋有没有闻到过信息素的味道,自家弟弟被他按在自己身上闻了一会儿后傲娇地给了两个字,没有!

然后叶修就放心了。

出去打游戏时偶尔情不自禁地信息素乱飚也完全不在意,反正你们闻不到嘛。

所以那天直到次日早叶修送周泽楷去机场,都没有丝毫怀疑。

然后就是第八赛季结束,轮回提前杀死比赛,嘉世意外出局,肖时钦加盟嘉世,张佳乐在网游中现身,兴欣战队成立,队长君莫笑操纵者成迷。

风起云涌。战局从职业赛场一直铺到了网游内外。但参与者心甘情愿。他们积极而热烈地投入,仿佛是某种莫大的辉煌。

——你所见证的是我用热血书写的荣耀。

叶修,就在这种情况下,出事了。

他一直在刻意忽略的问题,突然就爆发了。

成年男性Alpha,长期不发泄的后果,抽象点讲是造成身体自我调节系统紊乱,具体点描述就是叶修突然昏迷高烧,送进医院重病房连续三天昏迷不醒。

天知道陈果眼睁睁看着那个上一秒还在笑着和她说话的人下一秒突然失去意识内心什么感受。她一边打120一边尖声叫其他人来帮忙,伸手摸到了一头冷汗,心里又是一沉。

然后眼泪掉下来,心脏像是被人攥紧。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叶修,那个一直以来带着整个兴欣大步前行的人,到底承受了多大压力?

叶修自己倒觉得没什么。

就是对于他长期禁欲的行为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抗议了。这事得想办法解决了。

现在想想他上一次发泄还是苏沐秋还在的时候。大冬天里两人在单薄的棉被下抱着取暖,然后慢慢双腿交缠,手指撩开对方的衣服,唇齿相融,身体一点点地热了起来,炽热的气息吞吐间,寒冬腊月也如同暖冬。

可是他现在却几乎难以回忆起那个少年温热的身体和热情的笑容了。

真麻烦。叶修这样无奈地想着,顺带摸摸趴在病床边上睡觉的苏沐橙。小姑娘眼角还带着泪,大概是被吓到了。

不过偶尔生次大病吓吓那群人还真是有意思。叶修接到一堆人问候电话的时候这样想,嘴角抑制不住地带出笑意。

蓝雨和微草表示可以给点材料。轮回队长寄来几大箱的慰问品,就差把人也寄来了。张新杰列了张大几千字的病愈指南,和兴欣老板娘友好地交谈了十分钟后那张纸被贴到了叶修专用电脑旁,严格执行。张佳乐打来电话磕磕巴巴地表示叶不羞你那要是真的缺人的话我去帮帮忙也不是不行,不就一冠军嘛乐爷不要了……

叶修就在电话那头笑着一个个答复。对于蓝雨微草我们内心是感激的战略上依旧是阶级敌人。感谢轮回队长的金拱门套餐,三连冠你们就不要想了。张佳乐同志这样的选择相当有见地啊你要不去义斩看看能不能把大孙也弄来咱兴欣怎么着也是未来的冠军队啊……

期间兴欣网吧对街的孙翔小朋友趾高气扬地过来挑衅了一番,叶修笑着拦下了差点提刀去干架的老板娘,看着孙翔忍不住地偷瞄他一眼,又瞄一眼。

直到最后。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叶修没去赛后采访会,他随手把冠军奖杯塞给哭得不要不要的张佳乐,一个人摸了烟走了出去。

方锐跟着他出去。

“老叶你还撑得住嘛?”他笑嘻嘻地问。

叶修一巴掌糊他脸上,“废话。再打十年都没问题。”

方锐捏住叶修的手,舔舔唇,咬了一口。

“我不是说荣耀。”方锐声音有点含糊,听着软软的。

“你周身的酒味都快把我灌醉了你造吗?”

一边说他一边细细地舔被他咬出的牙印。

叶修被他舔得几乎寒毛倒立,心里憋了一堆mmp要讲,最后还是忍不住把人拉过来深深地吻下去。

他快憋不住了,通过唾液释放信息素于他自己也很舒服。

身后传来脚步声。不止一个人。

叶修凭着直觉判断没有恶意,干脆连头都没回。

“前辈……”

“叶神……”

“喂!老叶你……”

“叶修?”

“叶修!……”

小周、文州、少天儿、大眼、老韩……唔,还有谁来着……

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有人含住他的耳廓,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

叶修脑子一片混沌,但身体却在叫嚣着舒服。

有人轻轻地附在他的耳畔,“叶神,我们去宾馆好不好?”

好。



# 听说那晚上叶修一个人办了他们一群人。

听说后来小周吃到了香肠和牛奶。

听说后来冯主席严厉批评了职业选手酗酒现象。

评论(13)
热度(205)

© 踽踽独行/戒糖 | Powered by LOFTER